澳门百家乐-乐乐嘉宾大神
您的位置:主页 > 旅行日记 >

沿着东江影剧院的河畔我漫无目的地走着

作者:admin  来源:未知  时间:2017-06-14 10:24

           那时我刚出校门,怀着一颗人本善的心,进了老隆一间酒楼做厨师的帮手,也就是做杂工。  
   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,这属于许多有钱人的生活,我什么也没有。只希望吃客能早点离去,我好出去走走。­
    沿着东江影剧院的河畔我漫无目的地走着,这些天,我总是有些忧郁,想起一个刚出校的女孩就做起酒家的服务生,她时常无声地反抗着。在黑夜里,她离开了酒家的不知去向,远离父母的她能有几人为她担忧呢?­
 
   走到税务局的门口,见挂着一幅标语:“实行妇女同工同酬,没有妇女就没有人类。”我知道这只是口号,就像《三毛流浪记》中的社会名流在高喊道:“我们要尊重儿童,爱护儿童······”一样,自己却做出许多缺德的事情,我这么想着,突然有哭声从远处传来,我顺着哭声走过去,哭声愈来愈大,如黑沉沉的天空,雷声隆隆,接着是倾盆大雨。这哭声我似曾相识,如儿时掏了鸟窝,鸟爸爸,鸟妈妈在另一棵树上叫喊着,让人有些心碎。她的上面是“杏花村”大酒家,借着微弱的灯光,那是不是我的唐嫂吗?我离她有些远,只是隐隐若若听出她说得一些词语:­大王鬼,挨千刀,发狗瘟......苦瓜虫没良心......洗碗种地......烧火供猪.....我
 
给你夹肉,你就扔在地上....­..
 
      ­ 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他们从恋爱到结婚在众多唐兄弟中我最为深刻:我家族的父辈十有七八都会自己建房子,唐哥二十岁就跟从他的父
 
亲给人家建房,那时的农村都是砌土砖瓦屋,堂哥在墙头,屋主的女儿小菊在墙下,只见唐哥用泥刀在墙上敲敲,说一声:“小菊,浆来。”她甜甜地应一声:“好的,来哩。”小菊品着辫子,苹果般的脸颊有一对浅浅的酒窝,露出羞涩腼腆的微笑,非常迷人。人说恋爱季节,人人都是一首诗,就这样,墙头一首诗,墙下一首诗,小菊的母亲远远地望着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
    他们结婚办酒席时,我还记得那时的对联:红叶题诗,玉种蓝田。他
 
们的洞房的门眉上贴有:凤凰麒麟共在此。
   
 
    唐嫂人高马大,干活很泼辣的人,农事多时,她常常一边烧火,间歇
 
还要挑水喂猪食。为了赶种番薯,在烈日与暴雨中,汗水出了一身又一
 
身。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,美丽的葡萄变成一个“黄脸婆”。唐哥不在
 
做瓦工,先是自己做家俬,后开一家俬店赚到钱,常常在外寻花问柳夜不
 
归宿。
    不用问,我的唐哥一定在上面,唐嫂是一个非常顾家又非常爱面子的人。记得有一次,堂哥与堂嫂因一点小事而吵架而彼此不做饭,看谁饿的过谁?我的母亲还偷偷地给堂哥饭吃。第二天一早嫂子要回娘家,拦也拦不住,堂哥说不用拦,过两天她就会回来的。只过了一天嫂子就回来了,她说她怕鸡没人喂,猪要瘦了,堂哥是了解女人的。这样尴尬的场面我还是不过去为好。
 
        我远远地站着,我知道唐嫂为自己的命运抗争着,慢慢地,她哭声放缓,渐渐地平静下来。这世界,在同一时刻,即使是一对夫妻,也会有人欢笑,有人泪水涔涔。我只能安慰自己:她一定不愿在家乡人面前丢脸,也许天色未明,她照样骑着单车回去种地,照样照顾她的孩子与老人,为他们洗衣做饭,可谓“蜡烛成灰泪始干”。这是客家女人所持有的秉性。­
 
      八月十五那天我回到家中,看唐嫂在做黑糯米酒,我有意笑她:“嫂子,蒸那么多酒,给谁做呀?”   
 
  “还有谁,你哥那个大王鬼呗!”
     
 
    唐嫂只是客家人当中的普通一员,她勤劳、善良、慈爱。为了一个家,她麻雀一样垒窝;为了不分飞麻雀,她忍辱负重。
 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xylhq.cn/a/bocairiji/2017/0614/176.html